怀表和罗长衫:它们的主人是何叔衡社会

2021-04-20

内容提要:在迎来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日子里,市文化和旅游局(市文物局)面向社会公布第一批天津市革命文物名录,这批文物承载着党和人民英勇奋斗的光辉历史,是进行革命传统教育、开展党史学习教育不可多得的生动教材,堪称红色文化的宝藏。

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

  开栏语

  天津北方网讯:在迎来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日子里,市文化和旅游局(市文物局)面向社会公布第一批天津市革命文物名录,这批文物承载着党和人民英勇奋斗的光辉历史,是进行革命传统教育、开展党史学习教育不可多得的生动教材,堪称红色文化的宝藏。

  本报将在这批名录中选取有代表性的红色文物,开设“红色津沽·典藏”专栏,选派记者深入践行“四力”要求,通过全景式采访、立体化呈现,对天津的“红色家底”进行一次集中宣传展示,讲出文物本身蕴含或文物征集背后的故事,激发干部群众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精神力量,为党的百岁诞辰送上真挚的祝福。

  天津博物馆提供

  典藏怀表 天津博物馆提供

  天津博物馆临时展厅内躺着一块“90岁”怀表,黄面,铜壳,表针虽不再转动,表盘上的昔日损痕却犹如一粒火种,生生不息,赓续精神血脉。怀表身旁,是比它“大3岁”的罗长衫,盘花扣,立式领,叠作方正四方形……

  隔着漫长岁月,透过玻璃展柜,天博历史研究部副主任刘翔,清明时节再次与两件一级文物“对话”,革命先烈何叔衡的故事从历史深处走来──

  何叔衡,1876年生,湖南宁乡人,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,中共一大代表。1927年在上海为党创办地下印刷厂,1928年赴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,1931年到中央革命根据地参加了中央工农政府的领导工作。其间,为方便他开展工作,党组织先后为其置办两件化装“行头”。

  表针回拨到1927年。坐标上海,白色恐怖笼罩大地。

  一家“聚成印刷公司”开业,“经理”很有经理的样子,穿着打扮颇为讲究,“这是地下印刷厂。‘经理’就是何叔衡,为了‘扮相’像,他穿上罗长衫以符合身份。罗是绫罗绸缎的‘罗’,丝织品,显富有。”刘翔介绍。1928年,何叔衡去苏联前将长衫留给印刷厂的战友毛泽民。这一年,毛泽民见到了何叔衡的女儿何实嗣,便将长衫转交她保存。

  除了长衫,怀表是这位革命长者的另一样乔装物件,也是他的“护身功臣”。

  “1930年7月,何叔衡自苏联回国,先抵达上海。随后接到任务,要去中央革命根据地。道远路艰,怎么走安全?扮成大商人吧!皮袍、马褂置办上,‘大商人’还差什么?怀表是‘标配’,所以党组织也给他配了一块。”刘翔说,“大商人”揣怀表从上海出发,一路上穿过层层封锁线,巧妙躲开敌人眼线,于1931年11月抵达中央革命根据地所在地江西瑞金。

  表针指向1934年。红军第五次反“围剿”失利,主力部队被迫开启长征,“何叔衡等留在根据地继续坚持游击战争,时任中央工农民主政府秘书长的谢觉哉也是何叔衡的同乡同学,则要跟随部队长征。两人长期并肩战斗,战友情深,过惯了‘患难中相逢,又患难中分手’。再次临别,两人百感交集,何叔衡将自己一直珍视的怀表交给谢觉哉留作纪念。”

  此地一为别,孤蓬万里征。何叔衡使用过的这块怀表自此护航战友谢觉哉的征程,伴随中央红军长征的脚步,爬雪山,过草地,长驱两万五千里,走完长征路,趟出胜利路。曙光在前,然而相逢无望。1935年,何叔衡从江西转移福建途中遇敌壮烈牺牲。

  5年后,谢觉哉遇到何实嗣,便将怀表交给这位老战友的女儿。1961年,何实嗣将两件珍贵物品一并捐献博物馆。自那时起,怀表、长衫便在馆内“长住”下来,刘翔说,如今,天博正筹备建党百年革命文物展,两件文物不久将与观众见面。文物背后的故事将激励更多后来人学史明志,鉴往知来,永葆初心。(津云新闻编辑孙畅)

1
3